调研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调研文章 >
f
浅析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及其民法保护——王晓琳
发布者:qdmc    发布时间: 2015-03-26 09:54

浅析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及其民法保护

王晓琳[①]

【摘要】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尤其是大型网络游戏、QQ聊天等虚拟服务的出现,相伴而生了以网络为主要依托的新的意义上的财产——虚拟财产。这些虚拟财产正逐步进入正常的市场交易环节,线下买卖虚拟财产如游戏武器装备、QQ号码等已屡见不鲜,如何界定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加大对其保护已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由于我国现行立法的滞后性,对虚拟财产这一新生事物缺乏法律层面的保护,笔者拟从对虚拟财产的定义、特征、法律属性等方面进行分析,进一步提出对虚拟财产的民法保护。

【关键词】虚拟财产  特征  法律属性  民法保护 

 

一、虚拟财产的定义

(一)虚拟财产的定义

虚拟财产没有明确的定义,2008年以前由于网络游戏的空前风靡,一般认为,“虚拟财产是指在网络游戏中为玩家所拥有的,存储于网络服务器上的,以特定电磁记录为表现形式的无形财产”[②]。但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和受众追逐的转移,现在的虚拟财产不应仅仅局限在网络游戏领域,而因时代的发展赋予其新的内涵。即“能够为人所拥有和支配并且具有一定价值的网络虚拟物和其他财产性权利都可以看作广义上的虚拟财产[③]包括但不限于网络游戏的账号、QQ账号、电子邮箱与域名等内容;狭义上的虚拟财产通常是指网络游戏中的装备、宠物、角色等级与角色技能。

虚拟财产不是现行法律概念,但早在2003年其已受我国司法保护。从国内首例虚拟财产失窃案——(2003)朝民初字第17848号李宏晨诉北京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娱乐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来看,其判决书中关于网络游戏虚拟装备的价值,有这样一段表述:“关于丢失装备的价值,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且存在于特殊的网络游戏环境中,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玩家参与游戏需支付费用,可获得游戏时间和装备的游戏卡均需以货币购买,这些事实均反映出作为游戏主要产品之一的虚拟装备具有价值含量。”[④]那么,虚拟财产究竟是不是财产?

(二)财产的定义

民法学家关于财产定义的争论一直在继续。王泽鉴先生认为,通常所谓财产,指由具有金钱价值的权利所构成的集合体。具有金钱价值是指得获有对价而让与,或得以金钱表示者。[⑤]魏振瀛先生认为,人们通常所说的财产是指土地、房屋、物资等物质财富和金钱的总称。民法上讲的财产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财产是指有金钱价值(即能用金钱表示或者能用金钱衡量的价值)的权利的总和。物权、债权、知识产权等属于狭义的财产。广义的财产是指财产权利和财产义务(债务)的总和,可称为总财产。总财产在特定的时间体现为金钱价值,可能是正数,可能是零,也可能是负数。没有形成财产权利但具有金钱价值的利益,也属于财产的范围。信息财产和网络虚拟财产在法律确定其为财产权之前,属于具有金钱价值的利益。[⑥]梁慧星先生认为,财产,多指具有经济价值,依一定之目的而结合之权利义务之总体。[⑦]

法学家们对财产的界定有所不同,有的是将财产界定为权利,而有的则认为财产不仅仅为权利,还应包括义务和具有金钱价值的利益等。但仔细斟酌法学家们对财产的界定,不难发现都存在共性,即对财产的本质特征都认定为具有价值。

比照虚拟财产来看,其同样具有价值,一是不管是网络游戏玩家还是其他网络用户,在享受网络服务(如:网络游戏、QQ聊天、注册网站等)的过程中都能得到精神的放松和身心的愉悦,同时因网络游戏装备或QQ账号等级等虚拟财产的增加而得到成就感的满足,这就是其具有使用价值的最好体现。二是作为虚拟财产的权利人,网络用户除了自己投入时间、精力和金钱获得虚拟财产外,还可以通过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如向游戏运营商或其他玩家购买或是出售武器装备、向QQ账号所有人或是网站权利人购买或是出售QQ账号或网址等以获得虚拟财产,这个过程足以体现虚拟财产的交换价值。

按照马克思经济学说,价值通过使用价值体现,通过交换价值衡量。虚拟财产具有财产的本质属性——价值,因此,笔者认为虚拟财产是民法意义上的财产,是在网络环境中具有金钱价值的一种权利,是财产在网络上的表现形式,应受到民法保护。

二、虚拟财产的特征

    虚拟财产作为一种新型财产,不仅具有一般财产的属性,如合法性、价值性等,还具有虚拟性、网络依附性、期限性等独特特征。

() 合法性

财产的合法性特征是所有民事财产的共性。虚拟财产的合法性特征主要表现在取得方式方面具有合法性。虚拟财产的取得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网络用户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体力、脑力劳动投入到网络游戏或其他网络活动中,以换取网络游戏中武器装备及游戏等级或QQ账号、QQ币等虚拟财产的增加,这一方式类似于财产所有权的原始取得。二是网络用户通过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即支付对价来达到自身虚拟财产的增加,例如在许多游戏交易网站上,各类游戏装备都明码标价,玩家们可以自发地在线下交易,这一方式类似于财产所有权的继受取得。不管哪种方式,虚拟财产的取得都是合法的。如果在网络游戏中通过非法的手段像利用私设服务器、外挂、复制等方式取得的虚拟财产,因其取得方式违背公平正义,具有不合法性,从而法律不予保护。在2003)朝民初字第17848号案件中,法官对通过非正当途径产生的复制品,认为其干扰了正常物品流转秩序,且复制品本身因其不正当性而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和维护。从这个案件就可以看出虚拟财产只有具有合法性特征,法律才能予以保护。

(二)价值性

如前所述,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参与网络活动中,通过虚拟人物将自己的人格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扩张,为各种虚拟财产的得失更替而喜怒哀乐,并从中获得感官和精神上的刺激,达到娱乐身心的目的,虚拟财产具有使用价值已不言而喻。同时虚拟世界与现实有着密切的契合点,虚拟财产所有人在虚拟空间积累的财富可以转化为现实的财富,网上网下如火如荼进行的交易行为也充分彰显了虚拟财产的交换价值,并且这种交易也自发自觉地遵循着价值规律的要求[⑧]即通过正常的市场交易使得虚拟财产具有价值性。主要表现在:一是虚拟物品存在离线交易的机制。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大量以现实金钱来买卖网络货币宝物武器QQ账号等虚拟物品的交易行为,同时游戏运营商为了开拓市场也向网络玩家出售虚拟道具和财物,离线交易迅速发展并形成一定的规模。二是虚拟财产已成为现实化的商品,具有现实价格,与真实货币的固定兑换方式已经存在。如早期五位数的QQ账号,普通的市场价5000-8000元,特殊号码已经破万。淘宝网等大型的购物网站也设立了专门的交易平台,使QQ币等虚拟财产成为现实化的商品,通过明码标价交易的方式来实现其与真实货币的兑换。

(三)虚拟性

虚拟财产存储于网络服务器上以及网络空间等虚拟世界里,并通过特定的编程程序呈现出来,它的存在完全依赖于网络虚拟环境,与现实相隔离。

(四)网络依附性

网络依附性是指虚拟财产的外部表现形式只能在网络中得到体现,离开网络的虚拟财产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电磁记录,其价值无法得到实现。虚拟财产受到网络技术发展的限制,其必须依附于特定的网络平台而存在,尤其是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是基于特定的网络游戏而存在,一旦网络游戏运营结束,也就没有虚拟财产存在的意义。在现实生活中,有的网络游戏运营商因经营不善或是代理权终止而关闭游戏平台后,游戏玩家的大量虚拟财产也就没有了依附的平台,从而无法实现其价值。

(五)期限性

虚拟财产的期限性主要是指作为自主经营的网络运营商向网络用户提供服务性产品是有期限的,虚拟财产的存续受制于网络运营商的经营状况、经营成本、用户网络服务费用缴费情况以及网络用户自身需求的变化等。市面上很多网络游戏或是聊天软件的生命也就短短几年而已,像前些年风靡的MSN聊天软件现在已经关闭,用户积累的虚拟财产也就无从谈起了。

三、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

(一)当前的几种主流学说

有关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问题,学者们众说纷纭。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种学说。

1、知识产权说

该说认为,游戏玩家在游戏过程中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进行了创造性的劳动,因此,可以把玩家对虚拟财产享有的权利看作知识产权。[⑨]

笔者认为知识产权说不能准确的说明虚拟财产的属性,知识产权是对智力成果享有的权利,具有法定性。智力成果必须依照专门的法律确认或授权才能产生知识产权。[⑩]尽管网络用户在增加虚拟财产的过程中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这是依托网络平台预先设定的规则来进行,这种付出往往只是单纯的时间上的消耗。用户不可能超越网络规则,发明或是创造一种虚拟财产。拿QQ聊天来说,2003年腾讯公司推出了QQ等级制度,以用户在线时间的长短来区分等级。网络用户为了赚取QQ账号的高等级,纷纷耗在网上,从早到晚在线,还有的干脆雇人刷等级。这类虚拟财产没有丝毫创造性劳动,也不是思想的表达载体,更不是智力成果的体现,因而对用户而言,其享受的权利也不是知识产权。

另外,我国现行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未规定虚拟财产为知识产权的客体,因此,虚拟财产权利人对虚拟财产享有的权利不是知识产权。

2、债权说

该说认为,虚拟财产权是一种债权,虚拟财产法律关系是债权法律关系。在这个债权法律关系中,玩家通过向网络游戏服务商支付对价取得虚拟财产的使用权,网络游戏服务商在接受了玩家支付的对价后有义务在游戏规则允许的框架下向玩家提供其欲取得的虚拟财产。[11]

笔者认为,债权说存在一定的问题。债权说将运营商与玩家之间的关系看成是合同关系,能相对较好地解决二者之间的关系,但该说忽视了虚拟财产的特性。玩家同意运营商预设的条款进入游戏,并按游戏规则进行游戏,运营商按照合同约定的条件向玩家支付相应的虚拟财产,这是一种债的关系。但玩家获得虚拟财产后就不再是单纯的债的关系,玩家有权控制、支配该虚拟财产,虚拟财产又具有了一定的独立性。玩家在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虚拟财产的过程中与网络游戏服务商以外的第三人如其他玩家发生的关系不属于债权法律关系。

再者,债权说不利于虚拟财产权利人权利的保护,有违公平正义原则。究竟谁才是虚拟财产权利人,是网络运营商还是网络用户,学界一直有争议。笔者认为虚拟财产的权利人理应是网络用户。虽然网络用户通过同网络服务运营商达成网络服务协议后获取对网络服务的使用权,但这丝毫不影响其对使用过程中通过其投入大量的时间、金钱等取得的虚拟财产享有所有权,网络服务同网络服务过程中取得的财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正如农民仅享有对集体土地的使用权,却不妨碍其对土地上收获的农作物等享有所有权,同理,网络用户对虚拟财产理所当然享有所有权。

按照债权说的观点,因为债权是一种相对权,其义务主体特定,在第三人利用木马程序窃取虚拟财产时,由于受合同相对性原则的制约,虚拟财产所有人只能请求网络服务商赔偿损失,不能请求侵害第三人赔偿损失。当前虚拟财产失窃案件频发,受害者众多,如果虚拟财产所有人只能请求网络服务商赔偿损失,则一旦网络服务商无力承担赔偿责任,虚拟财产所有人的利益也将得不到有效保护。

目前有学者提出第三人侵害债权的学说,所谓第三人侵害债权一般是指合同外的第三人明知合同债权的存在,仍然故意以损害他人债权为目的,实施某种侵权行为,致使债权人的债权部分或全部不能实现并致债权人损害的行为。但我国立法尤其是合同法仍固守合同关系相对性的原则,不承认第三人侵害合同债权的行为应得到法律的否认和制裁。一旦将虚拟财产权定性为债权的话,如果发生第三人侵害虚拟财产的情形时,依据我国现行法解决这类债权问题还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

3、物权说

该说认为:“只要具有法律上的排他支配或管理的可能性及独立的经济性,就可以被认定为法律上的物”,加之“虚拟财产与民法上的物之间在基本属性上是相同的,所以,在理论上认识虚拟财产,应当把虚拟财产作为一种特殊物,适用现有法律对物权的有关规定[12]

笔者赞同物权说,认为尽管虚拟财产不是民法上的物,但其与民法上的物在基本属性上是一致的,作为一种新型的财产形式,虚拟财产应该作为一种特殊物,适用物权法的保护。

(二)虚拟财产是有别有民法上的物的特殊物

1、民法上物的概念及法律特征

我国《物权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13]我国的物权法并没有给出物的内涵。

法律上的物,作为民事法律关系客体之一,是指存在于人身之外,能够满足人们的社会需要又能为人所实际控制或者支配的物质客体。[14]

民法上的物具有以下法律特征:(1)物存在于人身之外;(2)物能满足人们的社会需要;(3)物能为人所实际控制或者支配;(4)物一般指有体物;(5)物须有独立性。

2、虚拟财产是一种特殊物

对照虚拟财产,它符合民法上物的某些法律特征,如存在于人身之外,能满足人们的社会需要。但较民法上的物,虚拟财产仍具有特殊性,如:

第一、虚拟财产为人实际控制或支配受到限制。虚拟财产权利人对虚拟财产的占有表现为对游戏密码事实上的控制,并且其实际控制和支配要受到网络条件的限制,只有在登陆网络系统才能实现对虚拟财产的控制和支配。而物权人对物权的占有则表现为对物的事实上的控制,只要实际占有物就能实现对物的支配。

尽管虚拟财产为人实际控制或支配受到一定的限制,但仍无法改变虚拟财产权利人对其财产具有实际控制和支配的权利。一般传统观点认为,支配权是指权利人仅仅依据自己的意思就可以实现权利目的的权利。[15]强调支配是权利人单方实现自己的意思,而不需要他人的意思协作。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支配”的内涵也在不断丰富,物权人对权利客体直接支配不再限于实际占有的状态,而是拓展到了权利上的联系。[16]如现实生活中,网络游戏玩家对其持有的武器装备等虚拟财产可以自由的支配,或是在网络交易平台上出售或交换,以换取货币或是享受由装备提升所带来的网络体验,也可以在线下与其他买家进行面对面真实的交易。虚拟财产权利人的这种实际控制或支配是其权利的体现,支配由单纯的事实占有状态拓展为通过权利联系拥有对客体的最终选择权与决定权,能够实施影响客体地位和命运的行为,而不受其他任何人的干涉或侵犯。

第二、虚拟财产不是有体物,存在虚拟性。德国民法将物限于有体物,所说有体物,是指占有一定空间且具有某种形体的物,例如土地、建筑物、动植物以及各种物品。[17]我国传统民法上说的物一般指有体物,并没有说一定是有体物。

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理对有体物逐渐采扩大解释,认为有体物不必具有一定形状或者固定的体积,不论固体、液体或者气体,均为有体物。有一些无体物也可以看作民法上的物,如热、光、电气、电子、放射性、核能各种能源,还有频道、航线等,因在技术上已能对其加以控制,工商业及日常生活中已普遍采用,为民法上的物。因而虚拟财产虽然不是有体物,存在虚拟性,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看作是民法上的物。

在对物的法律保护的研究中,有学者借鉴人格概念的发展轨迹,首次提出了物格的概念,并把网络虚拟财产归入了物格的抽象格。[18]就像人有人格一样,物也有物相。建立物格制度,就是将所有的民法上的物,分为三个格:生命物格,包括人体器官、组织,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和宠物,植物尤其是珍稀植物,为第一格;抽象物格,包括网络空间和货币、有价证券、航道、频道等,为第二格;一般物格,包括其他一般物,为第三格。[19]把虚拟财产和有价证券、航道、频道等特殊物都归人物格的第二格即抽象物格,这种新型的物的分类方法,较好地解决了虚拟财产的权利客体定位。

第三、虚拟财产的存续依赖网络平台,但虚拟财产仍能独立满足生活需要,无法改变其独立性。作为物权标的的物必须为独立物,称为物权标的之独立性。所谓独立物,通说认为,指依社会观念认可的、得以一完整之物存在的物,亦即独立物为此物与彼物可依人为划分而独立者。物权标的之独立性系因物权具有对物的直接支配性而生。[20]很显然,物的独立性问题基本上是一个观念问题。就虚拟财产的权利人而言,其持有的虚拟财产都存储在以自己命名的且有别于他人的专属账号内,且可以直接的支配,来满足生活需要,这就是其独立性的体现。

因此,虚拟财产与民法上的物在基本属性上是一致的,是一种特殊物,应适用物权法的保护。

四、虚拟财产的民法保护

(一)国外及我国台湾地区对虚拟财产的保护

美国

美国是判例法国家,对虚拟财产并没有专门明确的法律规定,它对虚拟财产的保护是通过判例来是实现的,一个是Intel公司诉其离职员工案,该案件将虚拟财产视为动产加以保护。另一个是美国大脚公司和大地连线公司诉华莱士案,法院根据有关禁止穿越私人领地的法律,把电子邮箱和电子系统当作私人领地来保护。从美国案例可以看出,“美国法院是扩展传统的物的范围,将网络虚拟产财产定性为动产或私人领地,通过法官的法律解释,扩展现有法律的使用范围的方法开解决问题的”。[21]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在2010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将虚拟财产纳入到了遗嘱执行范围中。这项法律已经于111日起正式生效。立法者希望这项法律的出台能够提醒人们关注自己去世后的虚拟财产处理问题,比如游戏账号、付费道具、角色档案、电子邮件、私人相片等相当重要的私人资源。立法者承认虽然这项法律与现有的虚拟服务协议存在冲突,但他们认为所有权人在去世后这些虚拟财产仍具有价值,应该得到妥善处置。

韩国

在韩国将虚拟财产视为一种“电子货币”进行保护,在网络虚拟财产归属问题上,韩国更是立法直接规定,网络虚拟财产独立于网络,由用户享有。其法律明确规定,网络中的虚拟角色和虚拟物品独立具有财产价值,运营商相当于保管人性质的。[22]

中国台湾地区

对于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中国台湾地区在刑法中做了相关规定。根据台湾刑法规定,电磁记录属于以文书论的范畴,具有某种物的属性。因此,网络游戏中的虚拟宝物、电子信箱、OICQ号码等等都是电磁记录。这就从法律上肯定了玩家在游戏中所拥有的虚拟角色和虚拟物品的财产价值,并将虚拟财产作为进行保护。

(二)我国虚拟财产的民法保护

我国现行法律对于虚拟财产的保护还相当匮乏,但通过借鉴外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经验,我们将逐步完善对虚拟财产的法律保护。

1、立法保护——确认虚拟财产是合法财产并纳入民法保护。

虚拟财产虽然具有虚拟性,但其属于民法所保护的合法财产。在网络空间中,网络用户取得虚拟财产的方式是合法有效的,且不为我国现行法律所禁止。相反,国家保护并鼓励网络产业的发展,从这个层面上讲,网络用户取得的虚拟财产就是合法财产,应当受到民法保护。我国物权法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现阶段物权法还没有将虚拟财产纳入物权保护中,笔者认为需要迫切解决的就是进行专门立法或是出台司法解释,确认虚拟财产是公民合法财产的地位,指导司法实践中的审判工作。重点解决虚拟财产一系列纠纷问题,包括网络注册姓名与真实姓名的确认、网络注册人账号的查证、网络用户拥有虚拟装备的确认,网络运营商对网络产品的权益保障责任、对网络用户拥有虚拟装备的处置权、对涉案网络虚拟装备转移的举证责任,网络虚拟装备价值的评估和确认及虚拟财产案件管辖权等等。一旦确认虚拟财产是合法财产,关于现在纠纷较多的虚拟财产继承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2、物权法保护——当虚拟财产受到侵害时,权利人可以基于物权的排他性寻求物权救济途径。

虽然虚拟财产表现为电磁记录,但其物权客体属性,使其运用物权请求权的保护方式具有可行性。对较多的网络用户而言,虚拟财产是精神的寄托,很多时候是金钱无法换取的。因此,排除虚拟财产受侵害的事实或可能,恢复或保障虚拟财产才是权利人最在乎的。[23]适用物权请求权保护其虚拟财产是债权请求权所无法替代的。

3、侵权法保护——加大网络服务运营商的责任,保障虚拟财产权利人的利益。

我国的《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24]规定了网络侵权责任,对用户和运营商都作出了规制,具体规定了网络服务运营商维护网络安全环境,在用户实施侵权行为时对其他用户权利加以及时保护的义务,以及维护不利需承担的法律责任。侵权责任法虽没有特别提及侵害虚拟财产的侵权责任,但也未被排除在外,而且根据立法精神,虚拟财产也应是本条款保护的民事权利范围之一。该条的提出对网络服务商的注意义务有了更高层次的要求,在保护用户虚拟财产和平衡双方权利义务关系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是我国对虚拟财产的民法保护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综上,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对虚拟财产法律属性及其民法保护的研究有迫切的现实意义。建议国家尽快出台虚拟财产的法律法规,将其正式纳入法律保护,为网络用户及运营商的合法权益提供切实保障,这必将对民法研究领域的纵深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 王晓琳(1982-),女,山东青岛人,青岛中院民三庭助理审判员,法学学士、公共管理硕士。

[] 钱明星.网络虚拟财产民法问题探析[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2008 ,(5):6.

[] 刘慧荣.虚拟财产法律保护体系的构建[M]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9.

[]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03)朝民初字第17848号民事判决书.

[] 王泽鉴.民法总则[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233.

[] 魏振瀛主编.民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9.

[] 梁慧星.民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156.

[] 林旭霞.虚拟财产解析——以虚拟有形财产为主要研究对象[J].东南学术,2006(6).

[] 房秋实.浅析网络虚拟财产[J].法学评论,20062.

[] 黄勤南.新编知识产权法教程[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8.

[11] 陈旭琴.论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J].浙江学刊,20045.

[12] 杨立新、王中合.论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及其基本规则[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6.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条第二款。

[14] 魏振瀛主编.民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122.

[15] 孙宪忠.中国物权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24.

[16] 孟勤国.物权二元结构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83.

[17] 魏振瀛主编.民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124.

[18] 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武人格权否定论[J].法学研究,2004(5).

[19] 杨立新.对动物该给人格还是物格[N].中国检察日报(第3651期),2004-07-20.

[20] 尹田.论物权标的之特性[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4.

[21] 杨立新、王中合.论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及其基本规则[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6).

[22] 蒲昌伟.网络游戏虚拟物品的财产性及其保护新探[J].学术论坛,20074.

[23] 林旭霞.虚拟财产权性质论[J].中国法学,2009(1).

[24]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