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研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调研文章 >
f
网络交易平台的法律定位——王洪海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2014-01-14 09:57

--从一则商标侵权案谈起

王洪海*

    前言:自20世纪90年代始,世界进入网络时代,特别是90年代后期,电子商务,无论从技术、管理方面,还是从安全保护方面都已趋于完善,当前世界经济已进入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知识经济或新经济时代。我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目前的电子商务尚处于发展初期,在这方面的法律规范尚属空白 1。因此,对一些利用网络交易平台进行侵权(特别是一些知识产权侵权)的行为,法律在制止直接侵权者的同时,对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是否亦承担法律责任,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这就涉及到网络交易平台的法律定位问题。,本文试从一则商标侵权案例中就网络交易平台的法律地位问题谈一些浅薄的看法,以此在推动我国电子商务立法方面起一点绵薄之力。

    案例:T.B2品牌经过甲公司近多年的宣传推广,已成为一个国际知名服装品牌。早在1999年开始,甲公司先后在中国、中国台湾、日本、中国香港、欧盟15国等国家和地区申请注册并获得商标证,且T.B2商标在相关群组第25类、第9类、第14类、第16类、第18类、第40类均有注册并获得保护。

    陈某是一服装销售商,其于2004年9月份在乙公司所属的易趣网站上开设了酷咪丽(kumil)专卖店铺,该店铺主要以销售假冒的T.B2牛仔服装为主。甲公司发现陈某在易趣网站上销售的假冒T.B2牛仔服装后,遂以商标侵权为由,将陈某及乙公司诉至法院,要求陈某承担商标侵权责任的同时,也要求乙公司承担连带侵权责任。甲公司要求乙公司承担责任的主要理由是:甲公司所属的易趣网站以有偿使用的收费方式向陈某出租易趣柜台和店铺,其作为网络交易专用平台的提供者,既然收取了陈某的管理费和柜台、店铺租赁费,就应该承担与收益相对应的法律责任。    

本则案例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是对陈某(网上交易用户)在易趣网上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乙公司是否也应承担连带侵权责任,这就涉及到如何在法律上界定网络交易平台的地位。笔者试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分析探讨:

    一、从网络交易平台上商品的交易流程及其特征来分析,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商并非交易主体,也并不代表网上任何一方进行商品交易。

    我们知道,所谓网络交易平台,是指为各类网络交易(包括B2B、B2C和C2C交易)2提供网络空间及技术和交易服务的计算机网络系统。 3这种电子网络系统提供了集新闻、出版、娱乐和购物等为一体的巨大的在线“商场”,作为一种新型的商务模式,交易平台提供的是在电子网络条件下的一种服务,这种服务一般由专业电子网络公司提供,在交易平台上,由用户的双方进行商品交易,达成契约。所谓网络搭台,用户唱戏,反映出交易平台的一些特点。在网络交易平台上进行商品买卖交易一般需要以下步骤:1、用户注册。提供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服务提供商,通常要求在线交易主体首先注册成为其会员或用户。上述案例中,乙公司开办的易趣网站上的会员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普通会员,仅仅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这种会员,一经注册,即成为其用户。另一类是具有销售资格的会员,既可以购买商品也可以出售商品,这种用户在注册的时候,还需要经过身份认证、设立帐户以及在线销售门面。刘某在易趣网站上开设的酷咪丽店铺就属于这种情形。2、登陆浏览。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具有销售资格的用户,在线交易时,都需要登陆。商家登陆,在其销售门面店铺上登陆商品信息,以供销售。普通用户登陆,需要在平台上进行浏览,查找自己喜欢或想要购买的商品。具有销售资格的用户登陆后亦可以对他人求购的商品进行浏览。交易平台上的商品买卖往往发生在用户与用户之间。这样,由于具有销售资格的用户分两种对象,既有企业型的,又有个人的,这种平台交易可以分成BtoCh和CtoC两种类型。3、出价成交。在线交易平台上的买卖,也需要经要约承诺的过程才能成交。这个过程主要体现在价格的协议过程,需要出价竞价。在具体成交方式上,通常是卖方开价,有的设定一口价,买方依此出价,即达成合同;有的设定底价,买方出价高于底价,且在竞价期间结束时该出价为最高价,即为成交;有的情况下卖方不设定底价,买方出价在竞价结束时为最高的,与卖方合同即告形成。还有一种方式为选购或选售方式,选购方式为买方选中标明价格的商品,浏览商家、确认数量、确认送货地点、确认联系方式,最后确认下单。选售方式为买方在线刊登求购信息,卖方上网浏览,按流程下单。4、下网交割。在线交易形成了用户与用户之间在线商品的买卖合同关系。然而这种交易的实现,仅仅靠交易平台至少在目前还不行,尤其是商品实物交付需要交易双方下网来进行交割,也就是说,不管是卖方还是买方,大多需要双方在线下完成交易的履行。

    从上述交易流程可见,网络交易平台作为信息经济时代发展条件下的一种典型的商务模式,它不同于传统的信托或行纪关系,也不同于居间关系,因此我们不能用那种传统的法律关系来看待这一新生事物。作为电子网络交易平台,它与传统的像行纪、居间关系相比,有如下自己的特征:

    1、网络交易平台总体上是电子网络服务公司提供的一种服务,它在电子网络条件下为用户搭起虚拟的空间平台作为交易市场。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商一般具有专业从事电子网络服务的商人资格,但他不是经纪人,只提供在线交易平台作为交易市场,一般不做代客交易。

    2、网络交易平台的表现形式是在这样的虚拟市场上通过计算机系统自动撮合加买卖方的最后确认来达成商品的买卖交易。在这种在线交易过程中,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商不是卖方或买方的代理人或行纪人,也不是一般财产租赁或柜台出租的出租人,也不像普通的居间那样,单纯的由居间人向委托人提供一次性或随机性的服务,促成交易后向委托人收取报酬。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与客户(指卖方)有着长期的合同关系,它存在于用户注册,建立专卖店,发布供求信息和传递交易信息等一系列过程中。这种平台,经过注册、认证给用户提供一种虚拟空间的交易平台市场,让用户在平台上进行商品交易。而且,网络交易平台是包含在网络服务的组成部分之中的,它所提供的服务远远大于一般的居间甚至经纪服务。

    3、网络交易平台有着虚拟环境下造市的效果。在交易平台上,交易双方不是一对一的对接,而是由众多潜在的交易人集中在一个电子虚拟空间的平台市场上,借助于便捷的电脑网络检索、查询和浏览功能,使用户自己相互匹配、磋商和交易。有时,就能够形成某种造市效果。正因为有着网络环境虚拟性,在这样的交易平上,交易相对人无法面对面的判断对方真实的身份、资信状况等,往往只能是依靠平台上发布的信息和店铺招牌来加以判断。这样,交易平台上主体真实性、信息正确性以及交易安全方面,非同于一般居间或柜台出租那样,对于交易方来讲就更为重要。4、交易商品的交割完成在交易平台以外实现。在线买卖交易形成了用户与用户间在线商品的买卖合同关系。然而,这种买卖交易的实现,商品实物的交付需要交易双方下网来进行交割。也就是说,不管是买方付款还是卖方交货,大多需要双方在线下完成交易履行。

    通过上述网上商品交易流程及网络交易平台的特征不难看出,电子网络交易服务平台的提供商一般只提供在线平台作为交易市场,在这种交易平台上,不是网络公司代为客户办理交易事务,而是由客户自己达成交易。上述案例中,乙公司开办的易趣网就是这样一种电子网络交易平台,它为网络用户提供的是一种网络交易服务,网络用户向乙公司开设的网站支付网络交易服务费,作为网络平台提供商的乙公司并非网络交易主体,其并不参与网上交易,该案例涉及的实际网上交易主体应为开设店铺的陈某及在网上购买陈某销售的T.B2服装的用户。因此,单纯根据这一点来讲,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乙公司)就不应对陈某的商标侵权行为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二、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对网络交易中涉嫌的侵权行为应履行的附随义务和谨慎注意义务。

    1)、国外许多电子商务发达的国家一般规定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不对交易本身负责,上述也对此予以了论述,但并不是说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对整个网上客户之间进行的交易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就不负担任何义务或责任了。特别是在因网上交易行为发生纠纷的情况下,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应该要承担一种附随义务,即其有义务向交易一方披露另一方,或向权利人披露涉嫌侵权的交易方。如果网上交易平台提供商没有做到这一点,他就应该对诸如的交易安全、交易侵权等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譬如上述案例中,商标权人甲公司发现有人在乙公司开设的易趣网站上销售假冒其商标的产品,在此情况下,乙公司就有义务向甲公司披露网上涉嫌售假者的身份等,如果乙公司不能或没有向甲公司披露涉嫌售假者的身份,甲公司就可要求乙公司承担涉嫌侵权的责任。之所以要求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承担这种附随义务,理由就是网上交易客户的具体身份只有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掌握。网上交易流程已经说明,对于网上销售会员来讲,其成为网上销售资格会议之前,网络平台提供商必须对其身份进行认证,这是网络平台提供商的一种义务。

    2)由于网上交易市场属于虚拟化市场,它是通过计算机自动撮合或者电子撮合加买卖方的最后确认来达成商品的买卖交易。再加上网上客户较多,每日登陆的商品数量也较多, 4因此,作为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商很难对登陆网上的商品是否涉嫌侵权进行事前审查或监督。如果要求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对每日新登陆的商品是否涉嫌侵权进行事前审查,对于网络平台提供商来说,简直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我国刚刚起步的电子商务来说是一种沉重的打击。另外,即使网络提供商尽到了事前审查义务,也不能完全排除网上交易的安全性和合法性,因为具体履行商品交易是在下网交割中进行,即卖家只有在事先收到买家的货款后,才通过邮寄送达的方式交付商品。在这个环节中,就不能完全保证其交易商品的安全性和合法性。因此,这就有必要要求网络提供商对网上交易行为承担的一种谨慎注意义务。这种谨慎注意义务包括的方面很多,但目前最可实际操作的是“举报审查方案”。该方案是指,如果权利人(本文指知识产权权利人)发现某一购物网站上销售的某一商品涉嫌侵犯了自己的知识产权,该权利人就可以向该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进行举报,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在接到上述举报后,第一步就要立即中止该涉嫌侵权销售商在网上的交易行为,第二步就要求该网上销售商提供其销售的商品不涉嫌侵权的证据。第三步如果该网上客户在一定期限内不能提供出有效证据,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就可以根据用户协议终止其交易资格。这样做,既保护了权利人的利益,又对于电子商务发展起到了一种良性循环作用。上述案例中,乙公司开办的易趣网站就是通过设立知识产权保护方案,来制止网上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也依此履行了自己的谨慎注意义务。另外还需要说明的,即使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已履行了附随义务和谨慎注意义务,但如果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明知其网上出售的商品是假冒产品或劣质产品而不去立即制止话,作为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也就不能排除自己所要承担的侵权赔偿责任了,这一点也是符合我国商标法的立法宗旨的。

    综上,笔者认为,网络服务平台是一种虚拟化的网上交易市场,作为网络服务平台提供商并不实际参与网上的商品交易,它只是向真正的网上交易各方提供一种网络虚拟化的市场服务。因此,对于网络交易侵权行为来将,在网络平台服务提供商尽到了自己的附随义务和谨慎注意义务的条件下,网络交易平台服务商就不应对上述侵权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这样,既保护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又推动了我国电子商务的健康有效的发展。




    *王洪海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法学硕士。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有关电子商务方面正式的法律规范,我国尚未出台,目前,只有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制定的《网络交易平台服务规范》,该规范自2005418日实施。

2 发生在信息网络中企业与企业之间(Business To Business)通过网络通信手段缔结的交易简称为B2B交易,依此类推,企业和消费者之间(Business To Consumer)的交易简称为B2C交易,消费者与消费者之间(Consumer To Consumer)的交易简称为C2C交易。

3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制定的《网络交易平台服务规范》第二条,该规范自2005418日实施。

4 据统计,截至到2005年初,易趣注册用户已突破1000万户,每天登陆的商品数量突破6万余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