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裁判文书 >
f
(2014)青知民初字第49号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发布者:qdmc    发布时间: 2015-04-22 16:05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青知民初字第49

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崂山区。

法定代表人程琦,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孙泽鹏,山东雅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爱玉,山东雅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

法定代表人张磊,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宝剑,男,汉族,系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员工。

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22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石利华担任审判长,并担任本案主审,与代理审判员郭静、张菁、共同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

20141117,本院组织庭前证据交换,原告委托代理人孙泽鹏,被告委托代理人马宝剑到庭参加了证据交换。

2014122,本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孙泽鹏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双方于20121016日签订了《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于20121017日签订了《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约定原告代理销售被告的“轮胎喷胶机”及“高分子自补密封材料”,原告按照约定交纳了16万元的代理费。截止目前原告在被告处尚有6万元的货款未退还。被告在合同期内,随意调整产品价格,扰乱市场,更离谱的是被告搬离原办公场所甚至不告知原告,根本没有继续履行合同的可能,原告也无法实现自己的合同目的。因此,原告要求解除合同,返还代理费以及预付款人民币22万元。

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解除原被告双方20121016日签订的《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20121017日签订的《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2、被告返还原告代理费人民币16万元、预付货款人民币6万元,合计人民币22万元。3、本案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答辩称:1、没有影响乙方经营。2、改变的是第三代设备价格,由138 000元改变为110 000元。3、被告销售中心在徐汇区,已经搬了三次家,没有必要每次搬家都通知商家,但是电话一直没有变,有些销售员没有接电话与我公司无关。4、销售代理费不退。5、货款6万元需要核实。6、对方违约造成我方经济损失。

被告提交书面答辩称:1、被告没有合同违约的情况。(1)、合同第七条第2款约定,“甲方随意提高产品价格,影响乙方经营的”,属违约。被告调整自动轮胎喷胶机小设备的货价为11万元/台,但是本案《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第1条、《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第1条约定的设备是13.8万元/台的大设备,不包括小设备。(2)、被告调整小设备的价格不是“随意调价”,而是根据市场反应的正常调价,并不会影响乙方经营。

2、原告无权解除合同。理由一,合同第七条约定被告如有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不包括“乙方有权解除合同”。理由二,被告不存在违约行为,更谈不上构成“根本违约”的情形,原告根本无权解除合同。

3、原告已经严重违约,具体表现在年度提货量未达到被告的要求。

4、销售代理费不退。(1)、按照销售代理合同收取的16万元代理费是正常收取,符合合同约定,原告无权要求退还。(2)、合同第九章第4条约定,任何情况下甲方不接受退货退款。甲乙双方在签约时对此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被告没有威胁、胁迫原告签合同。

5、不存在尚有6万元货款未退还的情况。同时,原告的违约行为造成了被告的经济损失。另外,促销活动和广告费应当双方平摊,被告为此投入大量成本,要求原告承担。

本院审理查明:20121016日,原、被告签订了《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被告授权原告在青岛市范围内设立“欣天衣轮胎安全升级服务中心”,享受独家的特许经营代理权,经营欣天衣“轮胎喷胶机”、“高分子自补密封材料”,以及被告之系列品牌产品。授权期限5年,自20121016日至20171015日止,代理费16万元。在合同中,双方还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价格与付款方式、代理费用与销售目标、推广支持、质量保障与违约责任、知识产权和保密规则、合同的终止及解约事项等内容。

20121017,原、被告签订了《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在补充协议二中,双方约定被告同意支持原告广告费用3.2万元,原告提供相应金额的国家正式广告类税票给被告。

2013427,被告单方面发给原告一份“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三”,被告将原合同约定的小设备13.8万元/台调整为15.3万元/台,该协议与以前签订的合同、协议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2013830,被告向合作经销商发出“欣天衣轮胎安全升级项目20139月供货价格调整通知”, 20139月起,将设备及高分子自补密封材料价格进行了调整,大设备特价为13.8万元/台,小设备(地级市代理)为9.8万元/台。

20121017,被告向谭雅庆出具收据一张,被告收款人民币5万元。2012112日,原告向被告电汇人民币7.8万元。20121227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收据一张,被告收取原告品牌代理费人民币16万元。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均认可被告实际收取原告品牌代理费人民币12.8万元,原告在代理费人民币16万元中扣除广告费用人民币3.2万元。

20121226,原告向被告电子转账人民币8万元。2013418日,原告向被告电子转账人民币13.6万元。2013527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收据一张,被告收取原告商品款人民币15.6万元。在证据交换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原告在被告处还有6万元(8+13.6-15.6=6)预付款。

2014227,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其工商登记名称是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并以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向本院提起诉讼。后原告向工商部门申请变更企业名称。

2014916,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发出(青)工商名变核私字第ww14091500561号《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同意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2014924,青岛市崂山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颁发了新的营业执照,原告的企业名称正式变更为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三》、“欣天衣轮胎安全升级项目20139月供货价格调整通知”、收据(NO3037941)、电汇凭证(编号00483566)、收据(NO3037866)、收据(NO3037940)、电子转账凭证(3719854106RNA5RZ)、电子转账凭证(37198541090IARLNYNI)、《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营业执照》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是否可以解除与被告签订的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延迟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本案中,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协议,名为代理合同,但其内容系被告将其拥有的商号、VI识别系统、商业标识等经营资源许可原告使用,由原告在合同约定的经营模式下经营,原告为此支付相应费用,并不得超越许可范围和许可期限,故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以及《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实质是特许经营合同。该合同反映了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为有效合同。

原告作为被特许人,与特许人被告签订特许经营合同的目的,意在由特许人规定的统一系统或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活动,享有合同所约定的被告提供的设备安装调试、技术和业务技巧培训、提供相关辅导材料、专业技术经营指导、营销策划、市场部署,并有权获得商号、VI识别系统、商业标识等经营资源,原告在此基础上独立进行经营,实现特许经营的复制。

本案中,原告认为被告未按照约定派出技术人员为其安装和调试设备,未对其员工进行技术和业务技巧的培训、未提供相关辅导材料,在经营中无法联系被告,已构成违约。被告虽然否认了原告的指控,认为在原告开业之前已经对原告人员进行培训,个别销售员没有接电话与公司无关,但是被告于本案中并未举证证明其于签约后对原告员工予以技术和业务技巧培训,提供了相关辅导材料,并派出技术人员为原告安装和调试设备。

本院认为,特许经营合同并非一般的加盟代理合同,其主要特征是除特许人必须向被特许人授予特许经营所必须的经营资源使用权外,特许人向被特许人提供开业前的教育、培训、技术指导,并提供被特许人经营期间的经营指导、业务培训,是特许经营合同中特许人的主要义务。

本案中,被告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派出技术人员为原告安装和调试设备、提供开业前、以及经营期间的教育、业务培训、技术指导的义务,故被告作为特许人未履行上述主要义务,导致原告签订特许经营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已构成根本违约,原告因此而主张解除合同,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认为被告在合同期内,随意调整产品价格,扰乱市场,影响原告经营的问题。

本案中,原告提交两份证据:“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三”、“欣天衣轮胎安全升级项目20139月供货价格调整通知”,证明被告在合同期内,随意调整产品价格,扰乱市场,影响原告经营。但是本院认为,供货方根据市场调整产品价格并无不当,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被告调整产品价格,足以扰乱市场,影响原告经营,构成违约。故,原告的上述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认为被告变更办公场所不告知原告,造成无法继续履行合同,原告无法实现合同目的的问题。

本院认为,企业经营中变更办公场所并无不当,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被告办公场所的变更造成原告无法继续履行合同,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故,原告的上述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认为原告无权解除合同的问题。被告认为,合同第七章第二条约定,被告如有违约行为,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但不包括原告有权解除合同。

本院认为,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与是否解除合同没有必然的联系,原告有无权利解除合同,不是协议可以约定的。故,原告的上述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认为原告年度提货量未达到要求,已严重违约的问题。

本院认为,被告并无提交证据证明原告的年度提货量未达到要求,构成严重违约。故,被告的上述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代理费及预付款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尽管被告认为,按照销售代理合同收取的人民币16万元的代理费是正常收取,符合合同约定,原告无权要求退还,以及合同约定任何情况下不接受退货退款。但是本院认为,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代理费及预付款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本案中,经审理查明,原告在被告处的预付款为人民币6万元,而被告实际收取原告品牌代理费人民币12.8万元,双方约定合同履行期限为5年,原、被告双方对上述事实均无异议。本院根据原、被告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时间,未履行合同的时间,确定被告返还给原告代理费人民币10万元。故,被告应返还原告代理费及预付款共计人民币16万元。

关于被告要求原告承担促销活动和广告的费用,以及承担因违约行为给被告造成的损失的问题。

本院认为,本案审理中,被告既未提交证据证明上述事项,也没有提起反诉,故,本院对原告的上述要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20121016日签订的《销售合同书-代理合同》、以及于20121017日签订的《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一》、《销售合同书-补充协议二》;

二、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代理费人民币10万元

三、被告上海欣天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预付货款人民币6万元

四、驳回原告青岛喜乐途轮胎科技有限公司(原青岛喜乐途商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00.00元,由原告负担人民币1600.00元,被告负担人民币3000.00元。申请财产保全费人民币1620.00元由被告负担。因原告已经向本院预缴,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直接向原告给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上诉费,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石 利 华

                             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     

                             

                              0一五年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