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裁判文书 >
f
(2013)青知民初字第118号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诉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一案
发布者:qdmc    发布时间: 2015-04-22 16:01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青知民初字第118

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PIRELLI & C.S.P.A.),住所地:意大利米兰。

委托代理人徐凯,上海恒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燕涛,上海恒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保税区。

法定代表人张洪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本荣,山东万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诉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轮工贸公司”)侵害商标权一案,原告于20133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311日受理后,由审判员于瑞军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郭静、纪晓昕共同组成合议庭,于2013729日进行了证据交换,于2014717日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徐凯,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之法定代表人张洪建、委托代理人王本荣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PIRELLI&C.S.P.A)成立于1872年,自1901年开始生产汽车轮胎,系全球第五大轮胎制造商。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成为中国轮胎市场最重要的厂商之一。原告是第一个在山东省设立轮胎生产厂的国际轮胎品牌,尤其是在全力赞助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之后,原告已经在中国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原告的商标,其原型为PIRELLI英文文字,创意来自于其英文企业名称PIRELLI。为了使商标更具显著性并异于其它的普通英文文字,原告将商标进行了艺术加工,从而诞生了商标。早在1983年,原告将商标雏形在中国进行注册,其核定使用范围在第12大类轮胎上。之后,在12大类的轮胎等产品上。原告于1993年将英文商标通过商标国际注册领土延伸的方式在中国进行登记(注册号:G603035),1996328核准注册第G657502商标,2007914核准注册第G944476商标。而对于P本身,原告也同样早在1995年就在12大类上核准注册第G641464商标。

除了以上商标之外,原告还分别在7912141718252728373810多个大类上注册了,以及“”商标。2007年,”在12大类上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无论是,还是商标中带有显著性特征的核心部分”,都已经与原告之间形成了唯一、对应、固定的联系。

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822日。2011年起,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车辆轮胎类产品上使用”商标,并在其官方网站www.hongtyre.com上使用作为产品推广及宣传使用。原告认为,在被告使用之前,原告的已在同行业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市场声誉,并已经成为驰名商标,其商标的核心部分同样通过原告长期使用而具有极强的对应性。被告长期从事车辆轮胎等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工作,与原告系同行业竞争者。同时,被告作为山东省内的轮胎企业,与原告首次进驻中国的市场地域及主要经营业务地域范围相同,知晓或理应知晓原告的驰名商标商标。然而,被告却抄袭原告的驰名商标商标中具有识别显著性的核心部分,将其作为自己商标中显著性的部分在同类产品上申请注册。并且,被告将与原告的驰名商标商标近似的商标实际使用在同类“车辆轮胎类”产品及推广宣传材料上利用原告的市场声誉为自己谋取不合法利益。被告的行为属于典型的傍名牌搭便车行为,已构成针对原告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此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商标及其他带有字样的商标;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包括为制止被告侵权而支出的律师费和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0 000元;3、被告在《齐鲁晚报》上消除影响;4、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一、答辩人是青岛宏轮集团核心成员单位之一,致力于高效运营、规模发展、精诚合作的经营理念,产品行销一百多个国家、地区,是山东省轮胎出口重点大型企业。公司旗下两大品牌“ROADSHINE”和“GOLD PARTNER”在国际轮胎市场享有极高的声誉。尤其是“ROAD SHINE”已经在沙特阿拉伯、马来西亚、俄罗斯等许多国家成为中国轮胎的旗舰品牌。答辩人于1999年注册登记的第二品牌“GOLD PARTNER金合”(注册号:1451462)也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英文部分“GOLD PARTNER”在国际贸易中成为该品牌的核心。2011年,答辩人对该商标图文进行了重新设计,保留和突出了其英文“GOLD PARTNER       

该商标设计灵感源于中国快速发展、高品质的高铁列车。拉长字母“G”代表子弹型列车头,代表快速、高效;小OLD代表老朋友;GOLD词义代表信誉为本、一诺千金;拉长字母“P”代表列车车厢,代表同舟共济、互利共赢;其他字母代表目标一致、共同前进的合作客商们。整体商标设计向后倾斜,如同高速前进中的列车组,极富动感。“GOLD PARTNER”有“金合”、黄金搭档之意,配之快速发展的高铁列车造型,寓意答辩人和其来自全世界的新、老合作伙伴互利共赢、共同高速发展。

    二、争议GOLD PARTNER商标与原告引证的PIRELLI商标不构成近似。以下是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对比:

    争议商标:

    引证商标:

1、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字母组成不同。争议商标是GOLD PARTNER;引证商标是PIRELLI。双方商标在字母组成上没有相似之处。2、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发音不同。争议商标是GOLD PARTNER;引证商标是PIRELLI。由于双方商标字母组成不同,使双方商标在发音或读音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GOLD PARTNER既有真实含义、亦有标准音标;而PIRELLI作为臆造词被通常汉化为“倍耐力”,以普通消费者或相关公众对商标发音或读音辨别和区分能力,是不可能把这两个商标混淆起来的。3、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含义不同。争议商标是GOLD PARTNER;引证商标是PIRELLI。稍有英文识别能力的人都知道,GOLD PARTNER是由两个有含义的英文词组成,可以翻译为“黄金伙伴”,“黄金合伙人”,“金伙伴”等。而引证商标PIRELLI是一个意大利的姓氏,无其他无含义。4、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整体外观不同。区别首先来自于一个最核心的重要事实,即两商标是由完全不同的文字(单词)组成的。其次来自于组成商标的字数:争议商标由两个字,共11个字母组成,引证商标由一个字,共7个字母组。第三来自于字母的字形,争议商标是斜体字,引证商标是正体字。以上所有因素集合在一起,使得两商标在整体外观上有很大区别,以普通消费者或相关公众对商标外观的辨别和区分能力,不可能混淆。5、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唯一相同的元素就是加长的字母P。但无论争议商标还是引证商标,加长的字母“P”都不足以使商标成为一个图形商标。为一整体,字母“P”作为中间组成部分,并不居显要位置。且向后倾斜。“P”开口较窄,只为配合拉长的字母“G”。  字母“P”作为首字母,居显要位置,整体竖直,开口较宽,视觉上与完全不同。6、字母“P” 加长的做法是常规设计,并非原告的独创。以字母“P”为首字的商标,如攀华商标、普沃德商标等。在作为首字母的情况下,字母P的上半部分被拉长并覆盖其余的字母,这是一种很常见的设计。原告的PIRELLI商标的字母P的加长设计并非独创。

    三、原告诉请完全没有法律依据。1、答辩人申请的商标合法。《商标法》第三章第二十七条:“申请注册的商标,凡符合本法有关规定的,由商标局初步审定,予以公告。”关于争议商标,国家商标局通过初步审定,已于2012116日在1334期商标公告中予以公告,证明争议商标符合《商标法》的有关规定。2、原告援引商标法第十三条关于“不相同或不类似商品”上的“驰名商标”的相关权利,属无中生有。如果援引上述法条,需要引证商标的商品与争议商标的商品不同,同时引证商标必须在与争议商标的不相同的商品上构成驰名商标,同时双方商标还必须相同或近似。争议商标的商品是轮胎,原告提出的大量证据材料中没有材料能证明原告商标在轮胎以外的其他商品上已成为驰名商标。无论原告引证的商标是否驰名,与争议商标并不构成近似。3商标,无论是从历史使用、设计和创意理念、品牌内涵,均与引证商标没有任何关联。答辩人宣传和使用商标期间,未发生过客户混淆事件。已经在全世界各地开展注册工作,并已取得日本,澳大利亚,圣马丁等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注册。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证据1G603035号、G657502号、G944476号、第G641464号商标注册档案,来源商标局,证明:1、原告是“”、“”、“”以及“”等商标的商标权人;2、原告商标注册时间远早于被告商标使用时间;3、“”系原告自行设计并首次发布并具有极高显著性的标识;4、长“P”标识作为原告等主要商标的显著性部分,具有足以将其与一般商标所区分的功能以及区别商品来源的功能。

被告质证后认为,马德里国际审查底稿的第478页作了国际商标变更,这些内容没有进行中文翻译,第1620G944476号的商标档案中的第17页也没有进行中文翻译,上面中文写着“仅限于”三个字,意思是该商标用于第123739类商标当中,在12类当中要求的颜色保护应该没有获准是受限的,在中国是没有得到颜色保护的,第16页商标档案的总体内容看也没有关于颜色的记载。第2124P商标中的第22页内容也没有进行中文翻译,P商标没有实际使用,而且该P不具有显著性,更加无法证明是驰名商标。对方的证明内容的第1项无异议,第34证明内容有异议,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证明内容有客观依据,这些都是原告的单方意见,不予认可。

原告认为,1、关于材料应否有翻译的问题,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域外形成的证据应该进行翻译,该材料是通过国家商标局调取的盖有印章,证据翻译的部分不是我们的实体部分,英文部分只是国家商标局对国际注册商标领土延伸的一个申请审核过程;2、指定颜色部分被告没有看全,在第19页有一个指定,国家总局有指定是红色和黄色;3、被告提出的我方的证明内容34没有关联性,我方后面的证据会进行关联证明。

证据22012)沪东证经字第10885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品牌介绍;证据3、(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自2002年至2012年始终在全球轮胎行业排名上的排名情况;证据4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互联网上对原告的介绍、原告官网信息及原告“倍耐力”中文标识发布信息;证据5、(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的中国发展之路;证据6、(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的产品广告宣传,来源于公证处。共同证明:1、长“P”标识为原告所独创设计并首次使用;2、长“P”标识作为原告驰名商标的显著性部分,具有足以将其与一般商标所区分的功能以及区别商品来源的功能;3、原告重视中国市场,自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至今持续不断地开展经营活动;4、原告在同行业及相关行业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

被告认为,公证书的形式符合证据要求,这些内容全部都是来自于网站,对内容的真实性公证书并没有作出任何真实性的陈述,这些内容都是可以任意编辑,内容属于原告单方面的陈述;这些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所谓的证明主张,里面没有任何关于长P标识有利性的证据,这些证明内容我方有异议。

证据7上海图书馆文献收藏报告(全国2000年至2011年各大报刊、杂志等媒体对“”品牌的报道及宣传;证据8、(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2008年至2011年原告赞助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相关报道;证据9、(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 2007年至2011年间原告在中国持续不断赞助各类体育赛事之报道;证据10;(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2007年至2011年间原告在中国参加各类展会的报道;证据11、(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2007年至2012年间原告与各大汽车品牌进行合作的报道;证据12、(2012)沪东证经字第10885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在中国参与慈善活动及所获荣誉的新闻报道;证据13、(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在中国积极投身时尚界的报道;证据14、(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2007年至2012年间原告品牌产品所获荣誉的新闻报道;证据15、涉案商标的品牌推广及相应附属产品标识的使用情况;证据16、(2012)沪东证经字第10885号公证书部分网页,2007年原告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信息;证据172013)商标异字第00490号“PIRELLI”商标异议裁定书和被异议商标信息;证据18、(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中文官方网站上关于其在中国各地销售网点分布信息;证据19、(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受到中国行政、司法机关保护的报道。证明:1、原告在中国范围内对“”商标进行了长期、持续性的使用、宣传及展示;2、原告的“”品牌在中国范围内为各大媒体所长期宣传;3、原告的产品在中国市场上的销售区域广、市场占有率高; 原告的品牌在中国同行业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4、原告的商标早已成为具有极高知名度的驰名商标并始终处于驰名状态;5、原告的长“P”标识作为原告驰名商标的显著性部分,具有足以将其与一般商标所区分的功能以及区别商品来源的功能;6、原告的长“P”图形作为其驰名商标中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性部分,与原告的驰名商标一直共同使用,同样早已并一直处于驰名状态;7、原告长“P”图形通过长期、大量的持续使用已经与原告之间形成了唯一、对应、固定之联系;8原告的”商标作为驰名商标的彩色版本,在现实中与原告的驰名商标同时使用,同样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并处于驰名状态

被告质证后认为,证据形式都是通过网上获得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所谓的长P商标在众多证据当中没有任何使用的记录,G641464号商标根本没有使用记录,原告诉讼主张的驰名需要保护是没有事实依据;证据16公正书上2007年原告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信息,这些也是在网络上下载的,并没有具体的商标信息;证据172013年的商标异议裁定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我方申请商标注册是201111月,证据18页销售网点分布与本案也没有关系;证据19没有关联性。

原告认为,之前07年的行政裁定中已经认定了是驰名商标。

被告认为,对方争议的商标是国际转让的商标,07年年底原告才进入中国市场,之前的原告使用的所谓驰名商标都是正常的P,并不是长P,商标局07年的认定的商标具体信息,需要原告进行举证。

证据20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原告在山东市场的相关报道,来源于公证处,证明:在争议商标实际使用前;山东省为原告在中国的首个也是最为重要的市场,是原告从事经营活动并使用、宣传品牌的最主要区域,在山东省具有高于其他省市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被告认为,这属于原告单方认识,不予认可。

证据212012)沪东证经字第10885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公证,被告官方网站信息,来源于公证处,证明:1、被告系从事与原告相同业务的同行业竞争者;2、被告公司所在地及主要经营地——山东省系原告在中国大陆的首个也是最重要的市场;3、被告在其官方网站上使用商标,其主体部分系抄袭原告驰名商标中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部分“P”,整体与原告的驰名商标近似;4、被告在对争议商标实际使用中使用了与原告商标相同的红色字体,极易引起混淆。

被告认为,的商标由来和使用详见答辩状里面的陈述,该商标在2011年已经向商标据注册,符合商标据的有关标准和认定,我方是正当使用。的商标和不构成相似,不会产生混淆。我方第一品牌roadshine商标一直从宣传到使用都是黑色作底、字体是红色,原告说这是保护色、会产生混淆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从内容介绍上没有任何误导公众混淆与原告关系的任何词语。

原告认为,公正书只能制作黑白的,为了固定颜色,当时公正过程已经由公证处进行全程录制,并制作成光盘,作为公证书的附件,原告将相关的页面进行彩色打印,显示页面上的是显示为红色,而被告所陈述的roadshine商标却显示白色与被告的陈述明显不符。

证据22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网页,内含:被告参加2009年第三届埃森轮胎展会及2010年第四届埃森轮胎展会的相关报道,来源于商标网;证据23、被告申请商标列表和商标信息,来源于公证处,证明:1、被告的争议商标原型为,争议商标中对“P”的独特设计并非由被告独立设计;2、被告作为同行业竞争者,明显具有事先知晓原告驰名商标及“P”图形的可能性;3、被告在接触原告的驰名之后,抄袭原告的驰名商标中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性部分“P”,而产生了涉案商标,具有抄袭原告驰名商标的主观意图与客观条件。

被告认为,这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从23证据中778页可看出申请是20111114日,初审公告是2012116日,而且商标局在201327日已经做了注册公告,按照原告的主张,原告在公告期满的最后一天才向商标局提出了异议。

证据23、申请日期是2011年,初审公告不代表商标正式注册,权利人在任何合法期限内有权提出异议。证据24被告在哥伦比亚、巴林、加拿大、美国申请“”商标被驳回申请的裁定书及翻译件,证明:1、被告对商标的并非出于真实、善意的目的;2、多个国家的商标管理部门已经对被告的商标与原告的商标近似的事实予以确认。3、巴林、加拿大、美国商标裁定书显示,被告在收到当地知识产权部门异议答辩通知之后,并未予以回复,也并未积极地维护其商标注册行为,致使该三地的商标被驳回注册,结合本案证据保全过程中法院并未在被告的公司和工厂内发现有实际生产该商标的事实,证明被告并没有对涉案商标有合理使用的意图,根据哥伦比亚知识产权部门商标异议裁定书显示,其当局对本案的原告引证商标与本案被告涉案商标系相同产品上的近似商标,予以认定,被告在该行政程序中也并未作出答复。

被告认为,被告不应诉是我公司的一种权衡,与本案没有关联,原告用国外的法律裁定来影响中国法律的正确实施,是不尊重中国法律。哥伦比亚国家用的是安第斯工体委员会的规定,和本案没有关联性。

证据25、(2013)沪黄证经字第5024号公证书部分内容,被告的3C认证证书被撤销的事实,来源于公证处,证明:被告的轮胎产品质量不合格,被告的多个轮胎产品上3c认定证书先后被撤销,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只有产生质量问题不参加年检或造成其他不良后果的情况下,国家的相关部门才有权利撤销3c认证证书,结合之前的证据,被告一方面对涉案商标没有进行合理使用,另一方面其轮胎类产品质量可能存在隐患,对被告答辩状中所述的涉案品牌是该企业经过合理使用获得良好品牌的观点互相矛盾。被告使用争议商标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将损害原告驰名商标的权益,具有造成原告驰名商标淡化的可能性。

被告认为,2003年的3c认证证书早就弃之不用了,被告一直是合法经营,被告委托很多知名轮胎企业进行加工生产自己品牌的轮胎。

证据26、(2014)商标异字第00075号商标异议裁定书,证明针对争议商标原告已经提出了异议申请,并且异议申请已经被商标局所采纳,其中商标局也认为异议人引证再现注册的倍耐力商标经宣传和使用已享有较高知名度,在车轮胎商品上曾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其字母P经艺术设计独创性较强,涉案商标中的字母P与原告引证商标的字母P上半部分均向右延长,双方商标在设计形式、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雷同。并且是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涉案商标的注册使用易使消费者对商品的真实来源产生混淆。

被告质证后认为,对裁定书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裁定书所引用的事实和评定有异议,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已经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

证据27、根据原告的申请,法院依法到被告处进行证据保全,现取得照片12张。原告质证后认为被告并未在轮胎产品上对涉案商标进行合理使用,不具有使用意图。

被告对照片真实性没有异议,照片中也可以证明我方roadshine一直都是黄底红字,被告的轮胎和各种展会展示上均都是黄底红字,这是被告常用的宣传色,照片上的轮胎都是委托知名加工厂生产的,质量没有任何问题。

被告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证据1、网络打印页,被告申请商标注册的情况。证明被告申请注册的商标是于20111014日向国家商标局依法提出的商标注册,注册申请号10181300,国家商标局在1334期公告上予以初审公告,于201327日在第1346期公告中予以注册公告。证据2、初审公告复印件、网络打印注册公告打印件,证明商标的申请完全依照商标法的规定合法申请行为,作为商标的正常申请人,没有任何违法性。

原告质证后认为,真实性无异议,关于关联性的意见坚持原告提交的证据26,该商标已经异议成功。

证据3、商标复议复审申请书,证明被告已经于法定期限启动了复审程序,不认可商标局的异议裁定书。

原告认为,被告没有提交商评委给他们的通知书,无法核实是否是被告提出的复审。

根据本院认定的上述证据、结合当事人各自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PIRELLI & C.S.P.A.)于1993年将英文商标通过商标国际注册领土延伸的方式在中国进行登记(注册号:G603035);1996328核准注册第G657502商标;2007914日核准注册第G944476商标;1995117日核准注册第G641464商标。指定使用于在第12大类的轮胎等商品上。2007年,”商标在12大类“车轮胎”商品上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1999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注册登记了 “GOLD PARTNER金合”商标(注册号:1451462),20111118日,被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商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2116发出商标初步审定公告。在公告期内,本案原告提出商标异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4312做出(2014)商标异字第00075号商标异议裁定:异议人所提异议理由成立,第10186300号“GOLD PARTNER”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诉讼中,被告诉讼代理人称该公司已经制作了模具,201311参加上海轮胎展会时制作了几个样品轮胎,但没有投放市场销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做出商标异议裁定后,被告的网站和宣传册已经作了修改,不再使用”商标。原告诉讼代理人认可被告没有将“”商标投放市场,但认为被告之前的宣传行为就是一种使用行为。

本院认为,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在先注册的第75693号和在先经国际注册并领土延伸至我国受保护的第657502号“、在先经国际注册并领土延伸至我国受保护的第641464号“”等商标核定使用于“各种充气轮胎、轮胎”等商品上。原告的上述商标仍在有效期内,原告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本案中,在12大类“车轮胎”商品上“”曾经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经过宣传和使用已享有较高知名度。“”、“两引证商标中的的字母”经艺术设计,独创性较强。被告的商标”也使用于第12类“车辆轮胎”商品上。“”商标的字母“P”与引证商标“”、“”的字母“P”上半部分均向右延长。经比对,双方商标在设计形式、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基本无差别,足以使消费者对商品的真实来源产生混淆。被告的行为属于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行为,因此,被告的“”文字加图形商标侵犯了原告对“”以及“”的商标权。因此,被告应当停止使用商标。另,原告的停止使用“其他带有字样的商标”的诉讼请求,因原告没有举证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没有在中国国内进行过生产销售,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也没有举证其因侵权行为受到的实际损失,因此,本院综合考虑本案的情况,对原告要求判令被告经济损失500 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此外,考虑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的侵权行为给原告的商誉造成的不良影响,故原告要求被告在《齐鲁晚报》上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商标

二、驳回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 800元、证据保全费30元,共计8 830元,由原告倍耐力股份公司负担4 400元,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负担4 430元。因原告已向本院预缴,被告青岛保税区宏轮工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直接给付原告4 4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30日内,被告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于 瑞 军

代理审判员    纪 晓 昕  

代理审判员        静  

                    二○一四年十二月三日

                                                王 晓 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