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裁判文书 >
f
(2014)青知民初字第184号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诉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发布者:qdmc    发布时间: 2014-11-03 16:24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青知民初字第184

    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高密市。

    法定代表人  周星余,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  邵林杰,山东密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于有清,男,汉族,住即墨市小商品城。

被告耿秀花,女,汉族,住即墨市小商品城。

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于池清,男,汉族,系青岛永盛房地产开发公司职工。系被告于有清之弟。

    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诉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62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李敦收担任审判长并担任本案主审,与代理审判员郭静、人民陪审员邢玉航共同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本院于2014625日向三被告送达了民事起诉状、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送达地址确认书、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于2014725日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于有清、耿秀花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庭审,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是“星宇”商标注册人,“星宇”牌是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驰名商标。是山东省著名商标。原告持有的注册商标证号为8664568,核准使用商品为第九类商品,注册商标号为1737109,核准使用商标为第二十五类商品。经续展有效期至2022年,原告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在全国有很高的知名度,原告是全国最大劳保手套生产企业。据原告业务客户反映,在即墨市有大量假冒“星宇”牌手套,给原告产品在该市场的销售产生巨大负面影响:一是降低原告产品市场占有量;二是假冒产品质量差,给原告产品商誉造成恶劣影响,根据客户举报,原告派工作人员到市场调查发现,有销售假冒原告“星宇”牌手套的商家,被告就是其中之一。2014328日原告授权的工作人员,在即墨市小商品批发市场,被告经营的有清劳保总店内,购买一包假冒原告“星宇”牌的手套。高密市公证处对整个购买过程做了证据保全。该市场是辐射即墨市及附近县市的批发销售中心,被告在此批发销售假冒商品获利巨大,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利。为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支持原告诉求。原告的诉讼请求:1、被告停止销售假冒原告“星宇”商标的手套。2、被告在《青岛日报》登报声明,消除因侵权给原告造成的不良影响。3、赔偿原告损失及合理支出费用共计50 000元。4、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于有清、耿秀花未到庭,未答辩。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市出具的公证书,公证书号(2014)高证民字第930号,公证书的主要内容为原告的营业执照。原件与复印件相同。营业执照载明原告的名称为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潍坊市高密市朝阳街姚前路中段,法定代表人周星余。证明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作为本案的原告主体格。

    证据2、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市出具的公证书,公证号(2014)高证民字第931该公证书主要内容为原告的组织机构代码为370785228016739,证明原告的主体格。

    证据3、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市公证处公证书,公证号(2014)高证民字第932号。公证书主要内容为由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著名商标证书,原件与复印件相同。主要内容为:山东星手套有限公司:经审定你单位使用在手套上注册证号为1737109的“星宇XINGYU”商标为山东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为三年,时间为2013年10月21日。

    证据4、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市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公证书号为(2014)高证民字第933号。主要内容为原告的商标注册证,原件与复印件相同。原告拥有商标为汉字星宇加拼音字母大写加图形,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其中包括手套等。

    证据5、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出具的批复,字号为商标驰字(2013)第448号,主要内容为原告的商标“星宇XINGYU”为驰名商标。

    证据6、公证书和封存实物,公证书号(2014)高证民字第462号。主要内容为由高密市公证员李德伟、张梅现场监督下购买了被告的手套,并对购买手套的现场进行了拍照,照片4张,收据1张。经合议庭审查封存完好,现场打开。被告出售的手套载明的商标与原告的商标相同,但货号不一样。原告的货号是L218,被告的货号为N528。原告提交正品手套一份,经当庭比对,文字商标和拼音商标相同,但是图形商标略有差异,货号不同。

    证据7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鉴别书一份,主要内容:原、被告手套的主要区别是:1、手套胶面皱纹形状粗糙不均匀,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表面发暗没有光泽。2、手套胶面商标图案及文字印刷粗糙、模糊。3、手套货号标注错误,将L218印为N528。4、包装与我公司产品不符,包装袋偏薄,质感很差,胶带封口粗糙。

证据8、原告为本案花费公证费800元,提交发票复印件一份。

证据9、原告出具即墨市工商局查询的个体登记信息查询表一份,载明耿秀花为个体工商户。原告出具高密市公安局查询的两被告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作为本案被告主体适格。

对以上证据,被告于有清、耿秀花未到庭,未答辩。

庭审结束后,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于池清自认被告于有清、耿秀花系夫妻关系。

    根据上述证据质证等情况,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下列与案件争议有关的事实:

原告的企业名称为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潍坊市高密市朝阳街姚前路中段,法定代表人周星余。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为年满十八岁的具备完全行为能力的自然人,被告于有清、耿秀花系夫妻关系。

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注册证号为1737109的“星宇XINGYU”商标的所有权人。该商标为山东省著名商标,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其中包括手套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出具的批复认定:原告的商标“星宇XINGYU”为驰名商标。

2014327日,高密市公证员李德伟、张梅现场监督下购买了被告的手套,并对购买手套的现场进行了拍照密封,照片4张,收据1张。经合议庭审查封存完好,现场打开。被告出售的手套载明的商标与原告的商标相同,但货号不一样。原告的货号是L218,被告的货号为N528。经比对,原、被告手套的主要区别是:1、被告出售的手套胶面皱纹形状粗糙不均匀,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表面发暗没有光泽。2、被告出售的手套胶面商标图案及文字印刷粗糙、模糊。3、被告出售的手套货号标注错误,将L218印为N528。4、被告出售的包装与原告公司产品不符,包装袋偏薄,质感很差,胶带封口粗糙。

    上述事实有商标注册证、营业执照、户口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市公证处出具的多份公证书,当事人陈述以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为证,并经当事人庭审质证确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原、被告的主体是否适格。二是被告于有清、耿秀花出售手套的行为是否侵害了原告的商标权,如果构成侵权如何确定赔偿数额。

关于本案争议的焦点一。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依法拥有注册证号为1737109的“星宇XINGYU”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对其商标权益,依法应予保护。现原告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其诉讼权利应予支持。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作为年满十八岁的具备完全行为能力的自然人,且为夫妻关系,为本案适格被告。

关于本案争议的焦点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经公证的民事法律行为,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的除外。根据以上法律规定,结合本案实际,虽然本案中公证机构异地公证程序上存在不足,但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公证书实体违法的情形。另外,公证书载明公证的过程连续、完整,公证员进行了全程、现场监督并进行详细记录。综上,本院认为,涉案公证书具有证明力,在被告无相反证据推翻或者经相关部门撤销该公证书的情形下,本院依法采信原告在本案中提交的多份公证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原告的 “星宇XINGYU” 注册商标与被控侵权商标均是在同一种商品即手套上使用。对原告的商标与被控侵权手套商标进行比对,被告出售的手套胶面皱纹形状粗糙不均匀,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表面发暗没有光泽;被告出售的手套胶面商标图案及文字印刷粗糙、模糊;被告出售的手套货号标注错误,将L218印为N528;被告出售的包装与原告产品包装不符,包装袋偏薄,质感很差,胶带封口粗糙。加之二者商品在市场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的共同性,导致相关的消费公众容易造成被控侵权手套系原告的系列产品或关联产品的误认,使相关公众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手套存在特定的联系,足以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因此,依据本院庭审的比对结果和原告提供的鉴别书,本院认定被告于有清、耿秀花未经原告许可,销售带有侵犯带有原告“星宇XINGYU”注册商标的手套,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本案中,两被告未到庭,应视为对其答辩、质证等权利的自动放弃。被告于有清、耿秀花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因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侵权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及被告于有清、耿秀花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利润,故应参照原告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于有清、耿秀花的销售规模、侵权恶意程度、可能给原告造成的损失等情况,酌情确定被告于有清、耿秀花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开支共计30 000元。由于原告未证明被告于有清、耿秀花的侵权行为对其商誉造成影响,故原告请求被告于有清、耿秀花在《青岛日报》上登报消除影响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依法拥有注册证号为1737109的“星宇XINGYU”注册商标的专用权的手套的行为;

二、被告于有清、耿秀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共同赔偿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因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共计30 000元;

    三、驳回原告山东星宇手套厂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 050元,由原告负担420元,由被告于有清、耿秀花负担630元。因原告已预交,被告于有清、耿秀花在本判决生效后直接给付原告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6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送达之日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人民陪审员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